Uncategorized

申請博士班的最後一哩路-美國生物醫學博士班面試經驗分享

*本文感謝讀者 童聖驊 於 2020 年 3 月 25 日投稿,作者資訊詳見文末。

博士班申請和面試是我人生最奇妙的一場經歷了。
從前一年(2019)八月開始準備申請資料,並陸續於十一月底和十二月初送出申請資料,再到今年(2020)前三個月的面試。於美國大學畢業並完成五場面試之後,我將前往史丹佛大學攻讀癌症生物學 (Cancer Biology) 博士班。

從台灣申請美國的研究所往往是透過視訊或電話面試。具有美國地址的申請者(本地生、國際生、訪問學者等)則會被邀請前往當地面試。面試的過程最短三天兩夜,最長可以到五天四夜。這個過程對於美國人而言,他們除了稱呼這是 interview(面試)外,更喜歡視它為 recruitment event(招生活動),因為當學校選擇你的同時,也會拿出絕活希望學生選擇他們。一般面試的過程都會有教授面談、和教授或學生吃飯、Happy Hour、社交活動、住宿介紹等活動。透過現場面試不僅可以認識教授與學生,也可以暸解之後可能居住城市的環境。最棒的是,一切免費!
趁著剛申請完博士班,記憶猶新的時候,期盼和大家介紹美國生物醫學博士班面試過程,並分享我的經驗。在文章的最後也提供一些建議,希望鼓勵更多台灣同學來美國讀書!

面試準備/前置作業

記得去年十二月初,我正在美國華府參加美國細胞學會年會(ASCB Annual Meeting)。在中國城吃晚餐時,電話突然響起來自波士頓的未知號碼,我忐忑的拿起手機,原來是來自哈佛大學的博士班面試邀請──我的第一個面試邀請!在接下來的幾週,我也陸續收到十一所學校申請中五所大學的面試邀請。

如果獲得面試機會,恭喜你已經離錄取非常接近了。一般的博士班面試會有兩到三個梯次可以選擇,而梯次的先後順序可能會有些許影響,因為大部分博士班是採 rolling basis 的錄取方式(每一個梯次結束後都會錄取一批人)。在告知行政人員選擇的日期後,他們會請旅行社訂好機票,並安排旅館住宿。住宿則會安排兩人一間,所以會有另一位一樣來面試的室友。有些人會偏好每個面試都訂同一間航空公司可以累積里程,我則選擇藉這個機會體驗美國各個不同的航空公司。抵達當地時,有些學校會安排學生接待 (student host) 接機,有些則會安排機場接送,有些則是自行搭車再申請補助。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除了確定行程之外,博士班行政單位也會詢問申請者有沒有在面試時希望能一對一碰面的教授。以個人經驗而言,列出希望碰面的教授主要有兩個標準:(1)熟悉目前我研究領域的教授;(2)我將來可能想加入的實驗室。

面試者會在前一週到三天收到確認信通知面試時的行程及碰面的教授。原則上,面談的教授最多八位,最少四位;除了有興趣的教授外,常常還有招生委員會的教授。研究室網站或學校簡介能有助於了解各個教授的研究興趣以及過去經歷,而我則會讀一到兩篇該教授最新或最重要的論文。在閱讀讀論文時不需壓力過大,因為教授會於面談時從頭解釋,讀論文的意義在於更快掌握教授的研究興趣並方便提問。更重要的是,要對自己過去的研究主題有足夠的了解;建議要訓練在兩三分鐘內流利介紹自己的研究,並且能回答相關問題,最好可以對自己的研究領域侃侃而談。

教授面談

教授面談可以說是博士班面試最重要的部分,因為教授掌握了是否錄取你的關鍵。單獨面談的時間是三十分鐘,與教授的面談並不如想像中嚴肅,更像是和他們聊天。在我碰過的教授中,有些是一板一眼拷問我專業知識,也有教授花了一半時間和我輕鬆暢聊美國職棒(還好我是死忠棒球迷)。透過面談,教授希望確認你能如科學家一般的對話,所謂 scientific conversation 就是可以自在的介紹自己的研究,當教授介紹他的研究時你也能夠理解或甚至提問;再者,和教授面談也是更深入了解彼此研究興趣的機會,會被安排和你面試的教授大多都是對你有興趣,也有可能會成為你博士班的指導教授。面談過程中,可以大方提問關於對方目前實驗室進行中的研究內容;最後,和教授面談也是彼此了解個性 (cultural fit) 的機會,美國很注重被召募者與該環境的互動性,而我最常被問到的問題包含:”Tell me about yourself.”、”Tell me about your research.”、”What are you interested in studying in the long term?”。一般在回答完之後,大部分教授會根據你的答案做更深入的發問,也會花大約十到十五分鐘的時間介紹自己的研究。

我印象最深刻的面試故事有兩個。在哥倫比亞大學時,我有幸和 “A Crack In Creation”(《基因編輯大改造》)的共同作者,也是 CRISPR 先驅 Dr. Jennifer Doudna 的學生──Dr. Sam Sternberg 見面。我非常喜歡他的書,也對他的研究內容非常有興趣。能夠見到這麼傑出的新銳科學家,並且和他對談彼此的研究是極為難得的經驗。在另一所大學面試時,我意外促成兩位教授可能的合作。我早上第一個教授面談時學到了 Glutamine metabolism(麩醯胺酸代謝)會影響骨骼幹細胞分化成脂肪細胞或骨骼細胞。而在接下來的第二位教授面談中,我又學到前列腺癌細胞擴散時偏好骨骼組織,因為那裡有脂肪細胞可以供給養分。聽到這裡,我馬上聯想到前一位教授研究的機制,並介紹給第二位教授。第二位教授覺得這個代謝的想法很有趣,雖然他不認識第一位教授,不過他說他會更深入去研究了解。這個奇特的經驗讓我印象深刻,相信對教授而言也是如此。

在和教授面談完之後,如果沒有什麼太負面的感覺,建議可以在學校面試行程結束後寫一封 email 給教授,一方面表達感謝,一方面可以提到對他研究的興趣。畢竟教授特別抽空跟你面談,花時間了解,這樣的一封 email 可以讓教授留下更深刻的印象,同時提高在決定錄取學生時能特別注意到你的機會。

博士班介紹

在學校招生活動中會安排許多學校資源介紹以及學生研究的介紹。通常在歡迎大家抵達的時候,會由 program 的 director 介紹學校、介紹課程以及資源。在吃午餐或 happy hour 的時候,常常會安排高年級的博士班學生分享自己研究內容,還有就讀博士班的經歷。大家一般最關注的學校資源通常是住宿。有些學校會有說明會介紹所在城市的居住環境,有些學校則會帶你參觀學校宿舍或校外的學生住家。

 社交活動

博士班面試過程中的社交活動可以說是幾天中最精彩的部分了。對於學校而言,這是吸引你前往他們學校的手段;對於你而言,這是了解是否跟其他學生、面試者合得來,以及認識城市的機會。我很推薦透過社交活動更深入認識學生,也暸解學校。通常在社交活動中(尤其喝了一點酒之後)學生比較會卸下心防,暢談在學校的好壞經驗。社交活動有幾種不同的類型:午餐/晚宴、happy hour、派對和城市參訪。當然,這一切都是免費的。我聽過最誇張的社交活動是在 University of Utah。他們會帶你到學校附近去滑雪!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在我的經驗當中,通常第一天到達當地就會和學生或教授吃晚餐。在面試當天中午,一般也會安排和教授或學生共進午餐。Happy Hour 則通常在傍晚或送別前舉辦,有時會同時有學生報告研究的 poster session。Happy Hour 是可以跟教授還有學生小酌一下,聊一些輕鬆話題的絕佳時候。有些學校還會有跟學生去酒吧的活動。 城市參訪的活動種類很多元。有些學校會搭配拜訪不同學生住家,讓你暸解當地住宿環境。有些學校會純粹帶你出去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在哥倫比亞大學面試時,他們一整天帶我們去美術館、紐約美食聖地 Chelsea Market、吃韓國烤肉、最後再去時代廣場旁打保齡球。打完保齡球時都已經半夜十一點半,眾人卻還嚷嚷要去酒吧,說著紐約的夜生活午夜才正要開始。那時我已經疲憊不堪,於是先回到下榻旅館休息了。

很多的活動都會有酒精飲料,也都需要跟人的大量互動。但是美國人一般都很尊重彼此的意願,所以不需要強迫自己去做自己不喜歡的事。貼心一點的面試行程,會同時安排一些無酒精的活動(例如:桌遊之夜)或是安排回飯店休息的交通方式。有些人會擔心社交活動時自己的表現會成為錄取的基準嗎?其實原則上不會。錄取主要取決於和教授的互動,特別是面談。在社交活動中,最重要的就是避免失態惹事就好了。其他時候就可以盡情享受!

 給台灣同學的建議

我認為在美國親自面試的經驗很難得,也對申請上學校有加分效果。能夠跟教授現場面談交流,還有到學校當地感受氛圍對自己都有幫助。我很建議台灣的同學們在申請時考慮到美國參與面試。但如何能到美國親自參與面試呢?在我面試的過程中,我曾經碰過好幾位來自中國和中東的同學,他們雖然不在美國讀大學,但是他們在面試期間都有登記美國的地址。他們有些人在美國的實驗室當訪問學者,有些人則借住在美國的親友家中。如果條件允許的話,我也推薦各位同學可以安排在面試的兩三個月期間來美國居留,並且在申請資料中填入美國的住址,這樣理論上學校就會安排你飛到當地去面試。

台灣同學申請美國博士班另外可能要克服的是對美國學術界的不熟悉,還有陌生的文化。在長期準備上,我建議可以使用 Twitter (推特)。越來越多歐美的教授、研究室和期刊都會在推特上面分享論文、討論學術或社會議題和彼此互動。推特大大地幫助我跟上領域最新的脈動,也幫助我看到教授工作之餘私底下比較「人性化」的一面。當我已經在推特上面「認識」這些教授時,見到面時會覺得更親切,也會有更多話題。追蹤一位教授也是表達對他有興趣的方法。讓我印象深刻的是,有教授曾經在面試時認出我是他推特的追蹤者。這樣對教授和對學術領域發展的熟悉了解對我面試也有很大的幫助。

臨場的時候,台灣同學可能會擔心語言溝通還有聊天話題的障礙。我最主要的建議是學會問問題跟聆聽。面試的過程中,其實大家都想更進一步了解學校還有學生的經驗如何。可以預先準備幾個問題,然後聽取不同學生的答案。在比較輕鬆的場合聊天時,如果不是自己熟悉的話題,就當作是聆聽學習、增廣見聞。可以的話,就大方表達自己的想法。值得慶幸的是,大家都對研究有興趣,所以沒話聊的時候,最基本也可以跟大家交流研究環境與研究內容。

結語

在面試之後,大約十天之內就會收到結果。可以準備做下一步的打算。美國生物醫學博士班的面試真的是令我難忘的經驗。讀博士班會佔去青春最精華的一段時光,所以在申請博士班時,一定要盡全力為自己爭取最好的機會。一方面讓學校教授認識你,一方面也讓自己對學校以及城市更加熟悉。這樣才能為自己做最好的決定。托面試的福,我得以接連拜訪五個美國城市,認識許多教授以及學生,學到許多新的研究。每個學校、每個 program 的面試都略有不同,等著大家去探索。
一路走來有很多台灣人前輩的幫助,非常感激。我也想藉此機會用自己微薄的力量回饋大家。希望可以鼓勵更多台灣人爭取更好的學校,將來在頂尖學術界可以看到更多台灣人的面孔。

撰文|童聖驊
審稿|蔡宗霖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Alan Tung 童聖驊
2016 年自台北市立建國中學畢業以後,即赴美至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 (UC San Diego) 主修分子生物學,預計在 2020 年畢業。接下來即將前往史丹佛大學攻讀癌症生物學博士班 (Stanford University Cancer Biology PhD Program)。大學期間在聖地牙哥的索克研究所 (Salk Institute for Biological Studies) 從事代謝、訊息傳導和粒線體自噬的相關專題研究。在研究之餘,也積極參與了南加州台灣生技協會以及校內管理顧問社團。
如果有什麼問題或想更深入暸解的地方都歡迎和我聯繫,我很樂意幫忙。謝謝大家!
email: alantung@stanford.edu
Twitter: @alanshtung

About the author

Avatar

Investigator團隊

2013年,憑著一股對學術研究的熱忱,一群海內外學生與社會新鮮人成立了「The Investigator Taiwan 臺灣生物科學研發策進社群」。這五年社群持續成長,到現在成員超過百名,背景橫跨基礎研究、臨床、產業各領域。我們透過經營平台、生醫報導與活動交流、協助媒合學習對象等多元面向,為臺灣的生醫領域創造了許多正面價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