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經科學 科學報導 精準醫學 轉譯醫學 醫學

抗憂鬱症的藥物可能有預防阿茲海默症的功效

阿茲海默症 (Alzheimer’s disease, AD) 是最常見導致失智症(dementia)的原因。目前在美國有五百萬人口患病,不但有效治療方法仍未建立,病人於診斷後通常也在七到八年內死亡。多年來儘管有許多預防方法的提出,然而隨著高齡化社會來臨,科學家預測未來十年內 AD 患者數量仍會遽增。

過去的研究已經從 AD 患者的腦部發現,β-類澱粉蛋白(amyloid-β peptide, Aβ)會在大腦中沈澱累積並聚合成塊斑(plaque),此蛋白質斑塊也被視為觸發 AD 的病理特徵。現在我們已經可以從人類的腦脊髓液(Cerebrospinal fluid, CSF)中分析 Aβ 濃度的變化,並且發現在 AD 臨床症狀出現以前,病人 CSF 中 Aβ 的濃度會有明顯的增加。也由於 Aβ 的聚合與其濃度相關,因此現在也常使用 Aβ 作為檢測以及預後的指標,而如何減少 Aβ 也是重要的治療方針。

醫療上經常使用選擇性血清素再吸收抑制物 (Selective Serotonin Reuptake Inhibitors, SSRIs)治療憂鬱症的患者,SSRIs 能透過提升血清素(Serotonin, 5-HT)在突觸末梢的濃度,來達到抗憂鬱的效果。此篇研究從過去的文獻中發現, 5-HT 受體表現量在人類 AD 大腦中下降,活化 5-HT 受體使 Aβ 生成受到抑制; 5-HT 或受體促進物(Receptor Agonist)又會增加 α-secretase 的產物 s-APPα,此產物位於 ERK訊息傳遞的下游,是 5-HT 抑制 Aβ 的必需路徑。以上的研究成果建立了 5-HT、AD 和 Aβ 之間的關聯。此研究團隊對於 5-HT 訊息傳遞抑制 Aβ 生成的聯想,在試管內實驗及動物模式中得到證實。研究者發現當老化的阿茲海默症轉殖鼠(APP/PS1 plaque-bearing mice)腹腔內注射抗憂鬱劑 Citalopram 時,原先存在的類澱粉斑不再擴增,新的斑塊生成亦被抑制。而在健康的人類個體中,Citalopram 減少了 Aβ 在 CSF 的濃度和生成,有趣的是,該作用在幾小時內便可偵測,相較於傳統 SSRI 用於治療憂鬱症往往需要幾周才見效,暗示 SSRI 可能透過其他機制來抑制 Aβ。本篇研究為預防 AD 的試驗提供一項有潛力的策略,有關對老年人的影響與 Aβ 濃度的時間動態變化未來將更進一步釐清。

這篇文章屬於「舊藥新用」的一個案例,小編在這裡也希望讀者們可以思考一下「舊藥新用」與「新藥開發」,在臨床試驗上有何差異?哪一種發展的速度比較快?越來越多舊藥新用的案例持續被發現,早期最有名的案例就是輝瑞大藥廠(Pfizer)的威爾鋼(Viagra),發現新的用途不僅僅讓一間藥廠轉虧為盈,在專利問題以及學名藥的生產上勢必也會帶來巨大的影響。

 

減少 Aβ 斑塊沈澱:上列 AD小鼠為未服用任何藥物的控制組,在 28 天後的觀察發現明顯Aβ蛋白質斑塊沈澱增多的現象;下列 AD 小鼠維持續服用 SSRI 藥物citalopram,在 28 天後的觀察發現沒有Aβ蛋白質斑塊沈澱增多的現象。[Image courtesy of Science Translational Medicine/AAAS.]

參考資料:

  1. Shaikh-Lesko, R. (2014, May 14). Antidepressant Could Be Prophylactic for Alzheimer’s. The Scientist.
    Retrieved from http://www.the-scientist.com/?articles.view/articleNo/39981/title/Antidepressant-Could-Be-Prophylactic-for-Alzheimer-s/ http://goo.gl/BexJku
  2. Sheline, Y. I., West, T., Yarasheski, K., Swarm, R., Jasielec, M. S., Fisher, J. R., … Cirrito, J. R. (2014). An Antidepressant Decreases CSF A Production in Healthy Individuals and in Transgenic AD Mice. Science Translational Medicine6(236), 236re4-236re4. doi: 10.1126/scitranslmed.3008169. http://goo.gl/0PDzlC

 

撰文│吳奕儒
編輯│張捷
修訂│蔡文豪

About the author

吳奕儒

台大醫學系五年級,興趣在於複雜系統與計量生物學,曾先後於台大醫學院、中研院與哈佛大學參與研究。 在Investigator接觸不同領域的生醫人才,期許探索自己之餘也能為推動台灣基礎研究風氣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