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疫學 科學報導 藥理學

生藥產業的免疫人才需求

本文為取自《Nature Jobs》的文章-Life sciences: Industrial immunology。
在目前競爭的就業市場中,具有免疫專長的人才不管在學術界、生物技術公司、藥廠,皆有獨特的求職優勢。

【探索選擇,保持彈性】

Olivia Schneider 在2009年於辛辛那提大學(University of Cincinnati)完成 PhD 訓練時正值經濟衰退,偶然找到一份在生技公司的兼職工作。「我知道自己的能力遠超過該職位所需,但我只希望做出一些轉變。」她說道,但她成功了。她參與以抗體為基礎的品質管控工具開發,並在飛行跋涉中報告進度,與公司主管們建立良好關係。即使計畫失敗,依然獲邀成為研發部門的副主任(Associate director)。十五個月後,她成為科學長(Chief scientific officer, CSO)。Schneider 現致力於與研究者合作開發新產品,負責品質管控(Quality control)、代表公司參加貿易展和會議、訓練業務人員(sales),甚至參與行銷和經營顧客。如此多樣化的工作內容,恰適合喜歡與人溝通,卻對分析實驗數據提不起勁的她。「我建議研究生嘗試找出自己喜歡的事物,而工作能與之相符。」Schneider 認為這份工作彷彿是自己創造出來的。

年輕科學家進入業界的機會隨著經濟衰退而減少,然而在某些領域,如免疫學(immunology)有不少機會。「舉例來說,免疫學和腫瘤學(oncology)在執行(executive)部門的招募上是最活躍的。」Search Group of San Diego 的創辦人 Kenneth Israel 表示。對生物性藥物(biological drugs)投資的刺激,甚至連傳統藥廠如默克(Merck)和禮來(Eli Lili)也投入免疫學的戰場。Jonathan Deane 任職於諾華研究基金會基因體研究中心(Institute of the Novartis Research Foundation, GNF),從事研究工作,他提到近年有不少免疫調節藥物(Immunomodulating drugs)在美國核准上市,對於癌症的免疫療法也保持樂觀。

【清楚的目標】

免疫學家需要知道自己尋找的工作種類為何。研究是其中一項合適的職位,也有實驗室以外的選擇,如醫藥聯絡官(medical-liaison officer):負責維繫在專業領域中的人脈以確保某產品或企業在特定領域的知名度。

在歐洲對於研究職位,一個博士學位擁有者,可以期待的年度起新約為 €45,000(US$59,000)至 €65,000,一位資深的招聘顧問(recruitment consultant)David Marimuthu 表示:若能具備數年業界、管理經驗或該領域專業知識,甚至能獲得兩倍或更多。在美國的研究工作起薪大約為 US$80,000;醫藥聯絡官則落在 US$85,000 到 US$100,000,視公司規模而定;管理職位(regulatory position)也能得到 US$50,000 到 US$60,000 的年薪。

在職場轉換跑道方面,人際網絡(networking)是個可靠的方法,幫助你知曉不同種類的缺額,進一步找到工作。求職者不僅僅要在活動中現身,甚至要挖掘人脈,從有興趣公司的人員到職涯中心的校友名單,取得聯絡方式等。「瞭解公司非常重要,且要在面試過程展現熱忱。」基因泰克(Genentech)的商業開發總監 Michael Crowley,給予求職者的建議。Crowley 學生時代對於免疫學忠心耿耿,和 Schneider 類似的是,在研究過程中瞭解自己不適合在學術界發展,因此投入顧問業,而愛上藥物開發的營運面,甚至為此攻讀一份商業學位。目前他領導團隊尋找研究合作機會及免疫與傳染疾病相關專利權協議(licensing deals)。

商業領域的工作在不同規模的公司截然不同。在基因泰克,Crowley 往往扮演向外界尋求、購買研究人員所需的技術;而小公司則出售技術。Crowley 認為他進入商業領域工作,並未完全拋棄他所熱愛的科學。Crowley 建議求職者在實驗室和商管領域做出選擇:「在兩者間猶疑不決只會阻礙你向前。」

【不同的機緣】

公司的文化需要時間適應,和學術界最大的不同或許是團隊運作。以藥物開發而言,一個小組負責免疫學,一個分析蛋白質表現,還有 X-ray 結晶學和藥物動力學的小組,團隊間溝通尤為重要,且需要負責人領導整個計畫。

關於研究成果發表方便,有些公司鼓勵,有些則禁止。Kerry Casey 任職於 MedImmune 的研發部門,對於公司符合前者情況感到幸運。又由於 MedImmune 與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 of Health, NIH)距離近,便於參加學術會議而和學術社群有所連結。

大部分業界研究工作受限於組織,任教於加利福尼亞大學舊金山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Francisco ,UCSF)的 Lewis Lanier 認為:「大學教授可視為小型企業,自己做執行長;然而在企業中,除非你是高層主管,否則你什麼都不能作主。」

參考資料:

Alla Katsnelson (2013) Life sciences: Industrial immunology. Nature 500, 367–368. doi:10.1038/nj7462-367a

 

撰文|吳奕儒
審稿|黃翊柔,蔡秉錡
修訂|黃子瑄

About the author

Avatar

吳奕儒

台大醫學系五年級,興趣在於複雜系統與計量生物學,曾先後於台大醫學院、中研院與哈佛大學參與研究。 在Investigator接觸不同領域的生醫人才,期許探索自己之餘也能為推動台灣基礎研究風氣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