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生物學 科學報導 精準醫學 醫學

與生俱來的精靈武器,利用雄性發育因子抑制卵巢癌

眾多的婦科相關癌症,包含乳癌、子宮頸癌、卵巢癌等等,奪去許多人的生命與生活品質,其中以卵巢癌最為令人束手無策,平均每七十位婦女就有一位會罹患卵巢癌。早期卵巢癌幾乎沒症狀,因此有七成的卵巢癌在確診時往往已經是第三期或第四期,僅三成是癌細胞僅侷限於卵巢的早期癌,有機會可以根治。卵巢癌之所以難以治療,主要原因是生殖細胞本身就是活躍的器官,卵巢的功能是排卵,並且製造動情激素及黃體激素等女性荷爾蒙。活躍的細胞一旦癌化,其不受控制的分裂並形成腫瘤的「效率」會更好。這些腫瘤不僅壓迫卵巢附近的器官,也會迅速地從原生位置擴散轉移到其他部位。治療卵巢癌的藥物,其中較有效果的是 Topotecan,可抑制細胞核進行 DNA 複製,另一種藥物是 Gemcitabine,是一種抗代謝性化療藥物,它對於肺癌、胰臟癌、頭頸癌、膀胱癌以及復發性卵巢癌均具有療效。只是,這些往往產生抗藥性以及巨大的副作用。

自 1990 年代開始,新的癌症治療概念開始展現其效率與額外的安全性。傳統的手術切除、全身性化學治療、局部放射線治療,在摧毀癌細胞的同時,也嚴重危害維繫生命的正常組織。為了改善這種地毯式毀滅的治療方法,新的治療概念著重於針對癌細胞加以精確辨識後攻擊。因此,一直以來被認為棘手的卵巢癌如果進入標靶治療的時代,勢必能更有效果而且造成的副作用更少。

高效率的標靶治療法,目前多半是運用高專一性的單株抗體,在精心設計人工改良後使用。但其實在我們的身體中,就配備了這一類精靈武器可針對某些癌症發生作用。生理男性發育的過程中,會製造一種賀爾蒙叫做 Müllerian-inhibiting substance(MIS, 亦作 anti-Müllerian hormone)來抑制卵巢與相關女性系統,包含子宮,陰道等等的發育。

男性生殖器官生成的重要基因訊息路徑,Müllerian-inhibiting substance (MIS)會抑制女性生殖器官的生成。sex-determining region Y(SRY)基因誘導性器朝男性型態發育,開啟重要的下游基因 SOX9,接著引發睪丸發育相關的路徑,並促使 MIS 生成。圖片來源:陳彥善繪製

哈佛大學醫學院由 Patricia K. Donahoe 帶領的團隊,使用卵巢癌幹細胞以及小鼠模型,讓卵巢癌組織表現外源 MIS,他們發現這能夠很有效的阻止卵巢癌細胞的生成與擴散,即使已經在後期的癌症仍然效率很高。更重要的發現在於,這不僅僅對於卵巢、子宮等同源生殖器官的癌症治療有所助益,對於其他的婦科相關癌症,包含常見的乳癌等,只要癌細胞仍具有此 MIS 受體,其攻擊都具備效益。雖然這個方法已經接近臨床驗證階段,但是在原生卵巢癌起始機制仍不完全清楚,並且 MIS 在個體中的濃度隨著體質與年齡變化很大的情形下,並非每個人都適合這種治療方法,因此傳統的化療以及能增強化療效果減低副作用的標靶藥物也不能偏廢,配合上述新形態的治療方法製成客製化療程套件,可以兩面夾擊卵巢癌於不同階段,讓更多患者能得到合適有效率的治療。

參考資料:

  1. Kim, J. H., MacLaughlin, D. T., & Donahoe, P. K. (2014). Müllerian inhibiting substance/anti-Müllerian hormone: A novel treatment for gynecologic tumors. Obstetrics & Gynecology Science57(5), 343. doi:10.5468/ogs.2014.57.5.343
  2. Osherovich, L. (2010). Stemming ovarian cancer. Science-Business eXchange3(43), 1283-1283. doi:10.1038/scibx.2010.1283

撰文 │ 陳彥善

修訂 │ 劉馨香

About the author

陳彥善

畢業於台大化學系,博士班畢業於凱斯西儲大學生物化學所,目前除了在學校裡研究基因調控與生殖醫學外。同時於藥廠中擔當新型胰島素開發團隊。期待在investigator中分享與學習。並有機會能站在巨人的肩膀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