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報導 職涯沙龍

2017台灣生醫生技產業青年經驗交流討論會

2017 年生技青年經驗交流討論會由四位不同領域的講者,分享自己從求學到進入業界的經驗,並藉由 panel talk 的方式,讓與會的人員提出問題,與講者互動。四位講者依序是:行動基因——童凱澤,中外製藥——彭心怡,麗寶新藥——李孟娜,以及IdeaDawn——鄭淵仁

童凱澤
行動基因 Medical Science Liason

「現在大家都在談精準醫療,但說的容易做的難。」

從基礎到業界

凱澤求學階段學的是生科以及生物資訊領域,不僅在實驗上,甚至在實驗外和醫生的溝通互動都相當嫻熟。在求學階段,他在清大研究所以斑馬魚動物模式研究腫瘤血管新生。畢業之後到麗寶生醫(Next-generation sequencing 的先行者之一)以次世代定序做品質管理與技術開發。不過,在六年前的精準醫療市場,使用次世代定序雖然能為病患找到基因變異相關資訊,但沒有足夠的武器(藥物)能夠幫助病患,因此後來決定進入基龍米克斯,先增加對於各技術的相關知識與應用能力。這段時間,他累積了相當多定序相關的知識,並在後來他到行動基因擔任 MSL 時派上用場。身為行動基因的 MSL,凱澤負責精準癌症治療(precision cancer therapy)的推廣,主要的工作是整理基礎與臨床資料,評估精準醫療的可行性,提供臨床醫生做為參考。

現今的臨床癌症治療,主要以癌症直接分類,並用相對應的化療來治療,而所謂的精準醫療是將癌症次分類,再給予適當的藥物。但目前其中有幾個挑戰,其一為檢體來源,許多癌症不容易取得檢體。其二為檢測服務流程的順暢度,例如專案建立前,需要先跟病患做完整的溝通(需要衛教師的幫忙)、檢體收集(需要良好的檢體申請經驗)、萃取 DNA 或 RNA 後搭配基因定序(需要建立嚴格的品質管理系統並符合法規),最後製作報告,傳達給醫師與病患,每一個環節都是重要且具有時效性。目前精準醫療最大的問題在於價格昂貴與臨床證據的統整與發展,但仍然有機會能夠盡力去針對問題進行改善,接受挑戰,就如同特斯拉電動車,以往被認為有多項艱難的挑戰,但隨著技術的進步,仍有機會一一克服。

除了工作,凱澤亦於清華大學在職進修博士班。他以自身的經驗告訴大家,學歷在生物醫藥領域仍然重要。

 

彭心怡
中外製藥業務

「不要怕被拒絕、成為醫療人員長期戰略夥伴、以誠待人」

慈濟大學生命科學所畢業後,心怡便到業界擔任不同產品的業務。這次她和大家分享:究竟藥商業務在台灣需要做些甚麼事情?為何想當藥物代表?從研究所做斑馬魚藥物實驗以及腎臟實驗之後,怎麼從事業務工作的呢?她又是如何成為好的藥廠業務?而藥廠又有哪些職缺呢?

心怡畢業後短暫的當過研究助理,之後開始擔任銷售實驗室試劑耗材及儀器的專員,再去擔任臨床試驗專案經理。在與榮總的主任合作的過程中,她學習到了法規相關層面。同時,因緣際會加入了行動基因當業務,再到現在的中外製藥擔任業務。

做為一位業務,她試著成為醫生的戰略夥伴,幫助醫生的工作能順利進行,同時將心比心,也和臨床藥師和護理師等打好關係。

心怡跟大家分享了找工作時候對於薪水的考量與注意事項,同時也以自身的經驗告訴大家英文的重要,並可多善加利用各種協會與政府機關舉辦的課程以充實自我。至於藥廠的職缺,除了業務以外,還有 project manager、人資,以及與健保局溝通的人等,有相當多的職缺值得大家去了解。

 

️李孟娜
麗寶新藥

「為達目的,不計任何正確手段」

新藥創新公司的挑戰

嘉義大學應用生技系畢業,博士班就學的期間毅然離開學界而到業界工作,並成為新藥組的組長。之後藉由籌劃國際技術轉移的專案,爭取與學習到擔任現今麗寶新藥營運長的角色。

孟娜認為一間公司的價值來自於 profit taking & value creation。而後者,在台灣是時常被忽略的。具體來說,value 包含專利數目,商品數目,取得證照數目,以及股票等。

曾經有創投的前輩說:「以創投的角度來看,不投資科學家,因為只有技術層面,其他都一片空白;也不投商人,商人只做金融操作;只投資具有商業頭腦的專業人士。」所謂商業頭腦,簡單來說是要有戰略框架(business model),幫助戰術(專業)的應用。戰術(專業)雖然越來越進化,但戰略確實常被忽略,這是台灣大部分生技產業無法生存下來的原因。

價值與成本是商業模式中相當重要的一環。新藥開發是花錢的商業模式,但台灣資本無法如歐美一般,故如果效仿大藥廠的方式必然死得很快,重要的應為改變成本架構,成為一個輕資本的商業模式。台灣的內需市場不大,故應以減少設備成本以及人力成本等方向的輕資產來經營,先做資源的整合,以專業外包的方式執行。但這種模式存有高風險,需配合良好的國際談判能力,知悉技術的買家與賣家來源,做好專業控管,有好的 Business develpment 團隊,以及好的法律相關團隊,才得以順利進行,以達到商業的目的:獲利。在業界,一切為的都是錢。不能忘記所有的一技之長為的都是商業的目的,而開發技術與申請專利的最終目的,也都是換成利益。

 

鄭淵仁
非典型就業浪人

「花時間準備,做有策略的準備」

淵仁從高雄的中山大學畢業後,因為沒有做過專題,並未申請上碩士班。為了完成碩士學位,而先去做了專題。他強調自由的策略以及自由的責任。

淵仁喜歡結合不同的領域以創造價值,從碩士班期間的結合 C++ 與細胞培養方式的經驗、在「優照護」得到的資料科學與商業結合的經驗,到後來他結合 laboratory and patent survey 以及 regulatory strategy X business strategy。他以自己的方式做到跨領域的結合,從中創造價值。憑藉這樣的精神,淵仁他善用每段經歷當中的時光,以及身邊的人,學到他現在的技能。目前他結合他的專業,商業的頭腦,以及對法規的認識,還有日本的人脈,成立了一間小公司:IdeaDawn(日出點創)。

Panel talk Q & A

Q:台灣生醫是否會往細胞療法走?
A:基本上今年諾華在拿到細胞療法的 FDA 核可後全世界都瘋了,包含新聞、法規等。回歸台灣,細胞療法相當有優勢,因為細胞療法目前還無法做大,以前的藥廠都愛設廠,但細胞療法因為市場不須大,且台灣已在對於藥事法母法修訂細胞治療增設條例。

Q:為何選擇留在台灣?
A:
孟娜:一年前有考慮過這個問題,並與鄭董事長討論過後,他提供兩條路,他願意送我到美國去看看不同世界,但因為你已經對於自己的生涯規劃有所目標,其實可以直接把自己的想法具象化,後來我選擇要留下來把我的理想完成。

淵仁:明年會去美國一陣子,但對於台灣還是有特殊情感,所以還是會回來台灣。我覺得開一間公司,帶一些員工,是我認為自己的責任,我想在台灣完成。

凱澤:我只想在台灣當一個相對較小的螺絲,沒有想要去國外的打算,是我個人單純的想法。

Q:什麼契機讓孟娜成立麗寶新藥公司
A:由於老闆都不是生科背景,所以我只好去學習他們的商業、法務、會計等等,為了讓公司能繼續走下去,一開始真的是被逼出來的。但踏進去學習之後才發現自己對於這些策略性學習的部分滿有興趣的,讓自己什麼都懂一點點,才能跟所有人溝通,也希望讓所有人喜歡跟我溝通、共事,就是我給自己的定位。

Q:評估風險的方式以及是否有創造得到利潤較高的方式
A:一開始作輕資產輕人力之方式,以及成為業界加速器的模式。我們一開始技轉一個二三期的方式作為短期獲利,降低短期投入成本。加速器的部分評估其他藥物的模式,並將之應用。

Q:中國生技市場是否建議投入工作?
A:中國的生醫投入金額相當大,如何進入又相當困難。台灣有很多投資在大陸之新藥公司,這種內推的方式比較容易成功。而且幾乎沒有任何人能夠在應屆畢業就前往中國工作,故建議大家盡量先念書到一定程度才有機會。


撰文│周嗣堯、陳哲毅

攝影 | 王振宇

編輯│紀威佑

About the author

周嗣堯

愛車愛狗最近必須愛小孩的人。有三張陽明大學的畢業證書,是個合格醫檢師,也是個蛋白質科學家與結構生物學博士。

About the author

陳哲毅

台北醫學大學藥學系畢業,就讀北醫基因體學程,未來將繼續就讀北醫博士班。主要研究為自體免疫疾病以及抗體藥物開發。此外,亦是法米藥學教育共同創辦人。熱愛研究,故希望藉由Investigators 認識研究路上的同伴,並讓更多人對研究有興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