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疫學 唐獎 Tang Prize 科學報導

2014 年唐獎回顧 — 癌症免疫治療的過去與現況

2014 年第一屆唐獎的生技醫藥獎頒發給了本庶佑 Tasuku Honjo 和詹姆斯.艾利森 James P. Allison。他們最主要的貢獻在於發現免疫 T 細胞的剎車機制並且運用在癌症治療上,為癌症治療帶來新的曙光與希望。(回顧內容:唐獎回顧報導— 2014第一屆唐獎生技醫藥獎得獎主題:免疫治療 ─ CTLA-4 的發現)

圖說:2014年唐獎得主及2018年諾貝爾獎得主本庶佑 Tasuku Honjo 和詹姆斯•艾利森 James P. Allison (圖片來源:http://www.tang-prize.org/media_detail.php?cat=23&id=1095)

1992年,Allison 博士便發現到 CD28/CTLA-4/B7 機制能夠抑制免疫 T 細胞的活化。1996年,James P. Allison 提出利用 CTLA-4 抑制性單株抗體治療黑色素瘤並且歷經 15 年成功讓 Yervoy (ipilimumab) 上市。(延伸閱讀:腫瘤免疫學抗體用藥策略之一:解放 T 細胞 — CTLA-4 抗體

另一方面,日本的本庶佑 Tasuku Honjo博士,在 1992 年發現了 PD1/PD-L1 機制也能夠抑制免疫 T 細胞的活化。默克藥廠利用這樣的概念在 2017 年成功讓 Pembrolizumab 上市治療特定的癌症。(延伸閱讀:腫瘤免疫學抗體用藥策略之二- 鬆解"免疫煞車"系統)除此之外,近幾年也陸續有許多類似的藥物不斷上市,包括羅氏基因泰克藥廠(Roche Geneteck)的 MPDL3280A 在 2016 年被 FDA 批准上市用來治療膀胱癌以及肺癌,默克藥廠的 Avelumab 用來治療皮膚癌等。(延伸閱讀:膀胱癌藥物新突破:PD-L1 抗體 MPDL3280A

從手術切割,放射性療法,化療到後來的標靶治療,抗體藥物發展到如今的免疫治療,癌症的治療可說是越來越成熟。他們的發現以及貢獻讓癌症治療有更進一步的突破,並且推動了許多科學家投入在免疫治療的研究當中,積極解決治療癌症的難題。2018年,他們都因此榮獲了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可說是實至名歸。

近幾年,科學家確認了癌細胞上具有可以被免疫細胞辨識的生物標記。但是癌細胞為了抑制免疫 T 細胞的攻擊會表達 PD-L1 讓 T 細胞上的 PD-1 辨識抑制免疫細胞活化。因此,這些抗體有效的阻止了抑制訊號並且活化了T細胞進行免疫反應和治療癌症。除了正面的治療效果,我們也必須承認這些藥物也有特定的副作用,包括因免疫細胞過度活化導致自體免疫疾病等問題。但是,科學家都認為癌症免疫治療可行性非常高且安全的方法,也期待更成熟的免疫治療技術投入到醫療之中。(延伸閱讀:CTLA-4、PD-1 之後,誰是下一個可能的癌症免疫療法標的?

當然 2014 年的唐獎,2018 年的諾貝爾獎都只是一個開始,我們更期待的是這個技術的突破並且運用在臨床上治療更多的病人。未來,我相信會有更多令人鼓舞的突破讓癌症免疫治療更為成熟與安全。

圖片說明:2018 年諾貝爾獎得主及 2014 年唐獎得主研究內容示意圖 圖片來源:https://www.compoundchem.com/2018/10/01/2018nobelmedicine/

參考文獻:

  1.     CTLA-4、PD-1之後,誰是下一個可能的癌症免疫療法標的?https://investigator.tw/2294/
  2.     膀胱癌藥物新突破:PD-L1 抗體 MPDL3280A https://investigator.tw/3227/
  3.     腫瘤免疫學抗體用藥策略之二- 鬆解“免疫煞車”系統 https://investigator.tw/2328/
  4.     腫瘤免疫學抗體用藥策略之一:解放 T 細胞 — CTLA-4 抗體 https://investigator.tw/2337/
  5.     唐獎回顧報導—2014第一屆唐獎生技醫藥獎得獎主題:免疫治療─CTLA-4的發現 https://investigator.tw/5945/

撰文|林偉強
審稿|藍冠鈞

About the author

林偉強

林偉強

我是小強 Steve Lim
台灣大學分子醫學研究所 碩一學生
喜歡交流和分享科學的“中二”學生
喜歡寫文章 學習新的事務

Leave a Comment